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红棉树下>>正文
读《选择:中国与全球治理》有感
点击数:490 发布时间:2017/9/5 16:39:56 发布者:广州市人民政府研究室 2 )

市府研究室 卢方琦

我读外交家的著作不多,对国内国际上的外交活动时常关注但很少能究明其中的来龙去脉。外交素有“没有硝烟的战场”之称,近读国务院侨务办前副主任何亚非先生的《选择:中国与全球治理》一书,让我对中国当代外交有了一点了解,对国家推行的一系列对外战略有了较全面的认识,对于当前国际上错综复杂的形势得以管窥一二,在此不揣浅陋,谈谈自己读后的感受。

一、关于全球治理

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迅速腾飞,连年保持高速增长,近几年虽然速度放缓,但保持每十年体量翻一番的目标还是作为我们的底线,一直坚守住了。这39年来,全国城乡面貌巨变,与世界各国和地区的联系日益紧密,国家开放程度不断提升,现代化水平稳步提高。对于参与全球治理,国家高层的决心一直没有变,但是参与的积极性却是经历了一个从小心翼翼到应对自如的过程。我还记得迈入21世纪伊始,在围绕中国是不是应该加入WTO世贸组织时,社会各界还存在不小分歧,大家对加入WTO后外来商品和服务对本国市场的冲击,普遍心存忧虑。事实证明,欧美跨国公司对我国市场确实产生了一些冲击,但中国受益更多。由于中国产品的成本优势、中国人民的勤劳朴实、中国人重信守诺的传统、国际社会普遍遵循依法按约作为的习惯等因素,我们外贸出口反而大幅提高,那时出口在“三驾马车”中的带动作用十分强劲,经济增长继续高歌猛进。

加入世贸组织后,我们更加注重对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学习研究,并随着国家地位的提高、中国声音在世界舞台上的愈益强大,我们的高层也越来越意识到要想在国际竞争上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就必须积极参与新的国际规则、国际标准的制订,以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认可和遵守的法律条文来捍卫中国利益。一方面是加强南南合作,继加入APEC、成立上海合作组织、与“七十七国集团”建立固定对话机制之后,又参与建立了金砖国家组织,近几年又发起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成立丝路基金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让“一带一路”战略落地生根;另一方面是加强南北对话,发挥新兴大国的影响力,推动G8集团升格为覆盖发展中国家的G20集团,与发达国家共同商讨解决金融危机之策和全球治理之道,在应对全球性问题时,规劝发达国家照顾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诉求,努力维护世界的长久和平和稳定。

纵观新中国成立以来这近70年的外交,可以看出我们的外交越来越务实,已不再强调和突出与西方意识形态的差别、国家制度的不同、民族风俗的异同,而是真正把中国放到全球当中去擘画未来,更多强调互不敌视、友好往来、互利共赢,促进大批中国优秀企业走出国门开辟海外市场,实现从产品输出向更高形态的技术、管理、资本等高端要素输出转变。吃透国际贸易投资规则,踏实研究他国法律,善于借助国际组织的权威作用维护我国企业在海外的利益。

二、关于“相向而行”

“相向而行”是近几年中国外交兴起的一个热词,指的是两国由于政治制度等差异,在同一个问题上彼此的利益诉求不同,一个站在A端,另一个站在B端,要想谈判达成一致,最可行的办法就是相向而行,在AB两端中间的某一点相会,争取合作的最大公约数,这样才能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过去我们采取“相向而行”的对外政策,突出各国发展良好经贸合作关系的一致诉求,突出各国人民爱好和平、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成功让与中国对立的世界大国放下意识形态的成见,放下过往历史战争的仇恨情绪,建立了正常的国家关系,比如中美、中日顺利建交。相向而行是中国务实外交的突出体现。

中国与东南亚诸国关系以前一度非常紧张,各国都援引历史和国际现行法律,声称对与本国相近岛屿拥有所有权,一国渔民与另一国海警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强行登岛造成事实上的占有也屡见有鲜。东南亚各国经济普遍欠发达,南海诸岛及附近海域蕴藏丰富的天然气等能源,占有和开发这些资源利益巨大。中国尊重东南亚国家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强烈愿望,并鉴于现有水下天然气开采技术尚不成熟,创造性地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并借鉴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又向这些国家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主张,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得到许多国家的积极响应,这也说明“相向而行”找到彼此利益的共同点,才是解决国与国之间矛盾和冲突的最可行的办法,对抗没有出路。

三、关于互联网治理

互联网自1969年诞生以来,在短短的40多年时间,从小小实验室向全球的大小国家延伸,使用人群超过30亿,覆盖世界一半的人口。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高度重视互联网的建设和发展,提出要在推动工业化的同时,同步推进信息化建设,促进工业化与信息化的融合发展。随着互联网的大力普及,社会面貌发生了许多深刻的变化:一是信息传播扁平化,以往金字塔式、接力式的传达模式由于在传播过程中容易造成信息丢失、扭曲等缺点,逐渐为人们所怀疑和抛弃;二是依托互联网崛起的新媒体(门户网站、社交媒体等)逐渐成为人们了解国内外动态的主要渠道,纸质媒体退居次要地位;三是网络政治化特征日益凸现,互联网成为政府了解民意、收集意见、提高服务、依法行政的重要手段,甚至成为检验官员作为不作为、职务升降任免的新利器。大量实名认证的政务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等的存在和活跃,其显示的姿态和表达的观点也成为正面引导社会舆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新阵地,有效消除了过去互联网主流言论与现实社会大众真实态度脱节的现象。然而,互联网的普及也带来一些负面效应,需要我们正视:一是网络谣言借助互联网传播迅速、受众广泛的特点,如洪水猛兽般快速传到网络的各个角落,给公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有些人长期以贩卖假新闻为生,故意制造耸人听闻的“标题”,骗取大量网民的点击率,谣言传播的成本很低;二是互联网日益上升为国家的战略资源,军事价值受到大国的重视,区域性、全球性网络攻击时常发生,美国和以色列开发的“震网”软件将伊朗铀浓缩离心机瘫痪,最近流行的“勒索”病毒使中国许多高校、公安等系统的专用网络中招,而背后揭露的病毒来源更是令人震惊,美国国家安全局针对Windows系统开发了大量病毒入侵程序,而Windows在中国的推广普及率很高,微软至今未公布该系统的源代码,抵御病毒基本只能依赖总部在美国的微软公司。

正是有鉴于互联网在发展过程中涌现的种种问题,国家高层把互联网治理不断提上议事日程,20142月专门成立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增强网络安全保障能力。我们在自主研发计算机、手机芯片、操作系统、办公软件等方面开始加大投入,注重从市场引进政治素质高、专业能力强的信息管理人才,全面加强政务服务系统的构建和安全防范。中国互联网治理还处在起步阶段,网民在享受网上冲浪、丰富个人生活的同时,由于网络谣言、网络攻击等的大量存在,已经形成的互联网不安全的认知短期内很难根本改变,当前国家在推进社交媒体实名化认证的过程中,我觉得一定要贯彻稳妥渐进的原则,首先要履职尽责,加强对社交媒体网络安全性能的检测,确保实名化之后,个人账号、使用信息不会被不法分子获取和出卖。互联网治理任重道远,只有不断推进技术创新,并坚持与广大网民良性互动,才能真正实现静化网络、服务人民的目的。

暂无评论数据
昵称:
验证码:
评论: